当前位置 :网站首页 > 思愈基金
思愈救助/孩子别再瞒着我
* 来源 : * 作者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8-11-22 * 浏览 : 42

我叫吴春香,家住江西省赣州兴国县古龙岗镇,有一儿一女,儿子叫吴宋楠,女儿叫宋佳丽。因感情不和于2008年5月份和丈夫离婚,离婚后儿子跟我,女儿跟父亲,我带着儿子去了江西父母家,为了方便在江西入学所以把儿子户口迁到了江西。之后和女儿、前夫没有了联系。我外出打工,就把孩子交给了父母管教,我在一家鞋厂工作,月收入两千多,勉强负担儿子的学费及生活费,不过儿子也争气,可能是我和他父亲离异的关系,懂事较早,从来不用我操心。想着这样拉扯儿子长大,也不考虑再婚。



直到2015年的时候接到了孩子姑姑的电话说孩子父亲去世了,后来我把女儿带在了身边,她和我都在外打工。


本想着我们一家三口可以好好生活了,2017年年初的时候发现儿子有些异常,说话口齿不清,走路不稳,写字还手抖。儿子住校,大人也没观察到孩子的异常,因为夹菜手抖他也不敢上食堂吃饭去,在外面吃了很多天的包子和馒头,儿子给我打电话告诉了我,听到这个消息之后,我立马带着儿子去了江西省人民医院,经各项检查,疑为肝豆状核变性。经过了解我快要奔溃了,我知道这个病意味着什么。


更让我心痛的是儿子早就出现了症状,怕给我和姐姐增加负担,一直瞒着不说,孩子发病的时候该多害怕啊!


之后又带着孩子去了广州市第一附属医院,经检查确诊为肝豆状核变性,已经出现肝硬化、脾大、言语困难等症状。之前还抱有一丝希望也许不是,确诊的时候我和女儿都接受不了。儿子这一病让我们这个飘摇的家庭更是摇摇欲坠,之后医生说回家吃药排铜药,饮食忌口,回家吃了几个月的药病情不见好转,走路也需要人扶着,手脚抽筋的厉害,并且出现了对药物青霉胺过敏的情况,都不知道怎么办了。当时以为只有这一种药能治,后来我女儿在网上查到安徽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可以针剂治疗。


2018年1月25号我和女儿又带着孩子来到了这家医院住上了院,住院治疗了两个月在2018年3月19号出院,出院时医生说回家调养,会慢慢好转。可是回家一段时间后病情还是在加重,说话也越来越模糊不清,我也多次咨询了孩子的主治医生,医生说还是体内铜多,建议还得排铜。可是上次住院加药费已经花了四万多,之前在南昌和广州也用了一万多,本来家里就没有积蓄,而且当地医院还不给开转院手续,孩子之前没有办医保也不给报销,费用全部都自费。之前住院就向亲戚朋友借了两万块钱,亲戚家庭条件都不好。这次住院的钱真的没有着落了。现医院给出一年治疗费用大约4万,请大家帮忙!


孩子从发病到现在接近一年了,我一直在家照顾孩子不能工作,一点收入都没有。现在只能靠女儿在外打工赚钱,要负担我们生活费及所有的开支还要还借款。现在真的是没有钱带儿子去治疗,希望大家能帮帮我们这个家庭,救救我儿子,万分感谢。